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243]  [242]  [241]  [240]  [239]  [238]  [237]  [236]  [235]  [234]  [23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哼果然还是有点晚了(你有脸啊
雷啊!玛丽苏啊!可以把作者拖出去枪毙五分钟啊!(真有脸啊

厨心不死=玛丽苏心不死[别讲歪理
现在揍死我还来得及![。

Hyvää syntymäpäivää!
本家的梗搞玛丽苏真是越来越好使啊![揍死了

***
[APH|芬+一般人捏造]

那一切发生在1952年的夏天快要到来的时候。

我的家在芬兰东边的一座小村镇。我出生在两场战争的间隙,1952年我正处在对什么都有点了解、却又知之甚少的时候。那时候的大新闻是奥运会就要在我们国家的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但是这件事情对于一个孩子而言也很难说有什么意义。我只是注意到大人们都很开心,又听说全世界的大人物都要来到赫尔辛基,于是本能地觉得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大人们还说,奥运的火炬要运到哥本哈根,再穿过瑞典来到芬兰;从托尔尼奥一个人一个人传到赫尔辛基,最后让一个足以称得上英雄的大人物在体育馆点燃圣火。这是奥运会正式开始之前最重要的仪式。
“如果火炬能来我们这儿就好了,说不定能再见到他!”
邻居家的大叔在战场上丢了一只眼睛,每次见到他我都有点害怕。但是大叔那么说着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的爸爸和其他上过战场的人也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说那个“他”,这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你们在说的那个人,是谁?”
单论身高我也算是有了半个大人的样子,可是要吸引到这些人的注意力真不是一般的困难。我第三遍重复这个问题,简直有点恼火,才终于算是有人搭理了在人堆里蹦来蹦去的我。
“芬兰啊,我们说的就是芬兰啊。”
……我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我从那些零零星星听到的片段里拼凑出的是一个不比我哥哥大多少的家伙,个子不高,也不强壮。而“芬兰”的意义那根本不必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形象和我脑海里的“芬兰”联系起来。
“不过不会来的啊,谁愿意让全世界看见我们这儿的这种鬼样子呢。”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大人们又开始叹气,然后渐渐地散开了。
至少这个问题,我觉得自己大概还是知道答案。我们这里和很多东部城镇一样,我们的房子全是战争之后新盖的,木材,石料,什么都不够。屋后那一大片灌木丛,仔细看被新草覆盖着的还是焦黑的痕迹,妈妈说本来那里都该是些参天的大树。和报纸上大城市的照片比起来,我们的镇子简直就是乱七八糟,这不光是因为穷。
那是我第一次切实地为了那场战争而感到有点伤心,而不是被书本教导的憎恶,或者对失去亲人的邻居们的同情。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就算我的家乡不是最美的地方,也不应该是这样。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上床之后很久很久也睡不着。夏天将至,天边总有那么一抹深蓝而不至于漆黑一片。我偷偷溜出家门,却发现一片寂静的街头还站着一个和我一样睡不着的家伙。我起先以为是哪个邻居,打算趁他不注意赶紧回去,结果他就朝着我这边看过来——这一下我倒发现根本是个陌生人。本来这是件奇怪的事情,就算是哪家突然来了人走亲戚,也不至于这么晚了还要在街头发呆。
我起先还有心提防,我虽然年纪还小,但是也不是那么轻信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愿意跟他说话。我们就在街角找了个石阶坐下来聊天,他没问我为什么半夜三更不睡觉,也没有提出要我回家。他告诉了我他叫提诺,奇怪的是他却说不出自己的家乡,不管我怎么问,他只是笑着跟我说家乡就是芬兰。不过我还一门心思想着白天的疑问,压根没有在意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问邻居的那些大人或是爸爸,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跟提诺说的话就好像没有问题——可直接问“你知道芬兰是什么人吗”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只好绕着圈子跟他说些奥运会的事情,慢慢地才绕到白天那些大人的对话。
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不过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他很突然地开口问我,“你喜欢这样的芬兰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虽然我觉得自己应该毫不犹豫地说“喜欢”,但是认真地说,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还是太困难了。大概也感觉到了我的为难,提诺笑了笑,没有再追问下去。

第二天早上,虽然想要赖床,我还是早早地被窗外的嘈杂和明亮的阳光弄醒了。还睡眼惺忪的我走出家门,目瞪口呆地看着所有的人挤挤挨挨地围在一起,欢乐得像在庆祝一个最盛大的节日。用尽全力踮起脚来也看不见发生了什么,我冲回家里搬了凳子,看见的景象吓得我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被所有的人拥在中间的,就是提诺。
“他是……?”
“他就是芬兰啊!”
一样挤不进人群的哥哥站在我旁边,因为比我早几分钟目睹这个场景而得意洋洋。
“……芬兰……那不是我们的国家吗!”
“对啊,他就是我们的国家!”
哥哥好像在说一件特别理所应当的事情——奇怪的是我也理所应当地接受了这个荒谬的说法。
如果说提诺就是芬兰,就是我的祖国的话——
我想起他昨天问我的那句话。
“你喜欢这样的芬兰吗?”
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该回答他的。
但是那些大人们……是不是已经算是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呢。

“喜欢……最喜欢了。”
我嗫嗫的声音被人群的欢呼声完全地淹没了。
现在的我,仅仅是用“应该的”方式在回答着这个问题。
我的父母和老师告诉我,我是芬兰人,我应当爱这个国家的一切。他们教我画国旗和国徽,教我演唱国歌,教导我这个国家的文明和历史,教育我期待和背负这个国家的未来。但是我依然不明白“芬兰”这个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直到我看着那些平日里沉默寡言面容平静的人们,此刻都像小孩子一样欣喜地望着那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罩着夏日透明的阳光。
当我明白了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的时候,我或许也会像他们一样,发自内心地喜悦地呼喊他的名字吧。
等到那时,如果还能和他相遇的话,我就可以大声说出这个答案了。
只是既然他是芬兰,无论我说不说出,他也一定知晓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
这样的念头会不会过于奇怪了呢……但是面前的那个“芬兰”,又让我觉得这不是多么夸张的想法。
就好像……就好像,什么样的奇迹都会发生一样。

FIN

赫尔辛基奥运会的火炬传递确实没有经过芬兰东部,原因也是东部地区的重建还没有完成……但是随便写的东西就不要揪着我考证这个地点设定在哪!我不知道![有脸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有脸啊!!十二星好评啊!!(红猫脸
2011/12/20(Tue)00:02:31 編集
無題
每个厨的心里都长满了玛丽苏啊!(什么鬼
2012/01/01(Sun)07:48:42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5 2019/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