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245]  [244]  [243]  [242]  [241]  [240]  [239]  [238]  [237]  [236]  [23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又突然发现了一年多以前的东西……结果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想不起来这是写完了呢还是没有(。
不过我觉得加上-fin-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的样子于是就加了(不

顺便说,peace prize什么的,果然是个相当理想主义的奖项。
但是这个世界好像也需要一些理想主义者的样子。

[人间·失格|留加x诚]
如果诚没有死掉的话怎样呢。这样前提的文章。
自重神经不调。
 
-これでおしまいさ-
 
我爱你,所以也请你爱我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
 
影山留加醒来的时候,发现背后全是冰凉的汗水。
他慢慢地坐起来。梦境里的画面似乎都是碎片,但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只有黑和白。
留加安静地解开睡衣的扣子。
梦中大场诚的身体不自然地扭曲着,鲜红的血从他的耳朵里流出来。
这样就没救了。武藤和彦当时,那样地在自己的耳边说过的吧?
望向墙上的日历,留加一反常态地主动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毫不吝惜地射在他的身上。
 
***
 
诚醒来之后,武藤和彦再也没有来过学校。
有人说他全家都搬走了;也有人说他自己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有人偷偷传言着他已经像诚那样从楼上摔了下去,反正那也是他应得的。
 
留加拉开凳子坐下去。第一节要用的课本,要上交的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在手边。
那张课桌,仍然是空着的。
 
诚不过是他的一份憧憬。这本来是多么简单的事。
 
***
 
他认识眼前的男人。那是诚的父亲。
[诚说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也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影山君还知道些什么吗。]
[诚……没有和您说过吗。]
[什么?]
[欺负诚的人,一开始就是我。]
低下头去,一半是确实地内疚,一半是为了躲开诚父亲近乎绝望的眼神。
但是也明白了。
诚向父亲隐瞒了自己的暴行。虽然这么想可能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但不知为何就是知道,唯独是自己的事情而已。
这并不是恨,但是也不是原谅。
同样的,留加自己选择说出这一切,也并不是因为忏悔。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信任留加。在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留加有的时候也让诚感到奇怪,但诚认为每个人都是有秘密的,因此并没有追问的念头。
只是他不曾料想到留加的秘密如此隐匿黑暗。
当意识到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那时候就已经明白了——留加是想把自己带进他的那个世界。
对于留加的世界,既不喜欢,也不讨厌。诚并不是钝感的人。但那并不表示他能接受与留加的任何关系。
 
能接受的东西就是白色,要拒绝的东西就是黑色。留加不属于任何一方,他甚至不在那个灰色地带里。
 
[因为留加确确实实地——是想要我死掉吧?]
 
***
 
拒绝了留加伸过来的手,并不是深思熟虑过之后的反应。只是本能。
如果伸出手的不是留加,也许诚反而不会那么惊慌。
留加是危险的。
因为他是在这所学校里,唯一信任的人。
众多想伤害自己的人里,唯一真正会伤害到自己的人。
 
关于那一天的记忆,就到这里为止了。
 
***
 
[诚,你在听吗?]
 
没有。
 
从一开始,就没有听到任何。
 
***
 
诚不会原谅留加,他或许也不会真的恨留加。
然而无论如何,大场诚不可能爱上影山留加。
而最初的那个大场诚,那个被留加以惊人的畸形感情所爱慕着的大场诚,确确实实地已经死了。
所以他永远也无法走进留加的世界。更何况两条路从一开始就是南辕北辙。
无所谓对方是否明白。无论这一切是否发生。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新年好。 HOME 同人文问卷 >>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1 2019/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