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6]  [286]  [285]  [284]  [283]  [282]  [281]  [280]  [279]  [27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题目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码字的BGM(是有多懒
片段们。写着好玩所以前后连不上也无所谓吧。GE的后续发展捏造。
二周目双法师带个路人(?)去下斗(?)的时候真是死了一百零八遍,五周目还是双法师带个路人(?)去下斗,感觉,除了最开始蓝总不太够之外,都,好爽啊(
我觉得这个CP最大的萌点就是阿贝里昂/菲和希冯都是能把夜种公主吻到升天的准•接吻魔(
还有总觉得菲应该是很喜欢希冯的人工精灵8号的,软乎乎还会发出奇妙的声音w阿贝里昂的话,就算喜欢也不会表现出来的吧w




*** 
part1
 
只是你的法杖比较厉害而已。第一百零一次小打小闹的比试之后希冯犟一句,悻悻然看着阿贝里昂手里的上灵。
你的翡翠杖也是我辛苦从墓地里挖出来的上古神器啊。
是你一个人挖出来的吗混账?叫你的老祖宗们还有什么好玩意赶紧吐出来。
“老祖宗”这种充满恶意暗示的形容让脾气不算坏的阿贝里昂也皱了眉,希冯识相地没再多说什么。对他来说阿贝里昂的老祖宗留下的最好的玩意大概还是那本阿贝里昂还是没有答应给他看的键之书,但是出于自尊心和一些更说不清的情绪驱使,他没有真的为这件事情再去找阿贝里昂的麻烦。别误会,我可没有求他给我看,希冯恶狠狠地挠墙。现在只不过是和宿敌的最终决斗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而已,他对自己解释,在研究出厉害的新法术吓阿贝里昂一跳之前我绝对不会把进展告诉他,哈哈哈哈哈。
 
就是实际上似乎并不太有这个机会突然变出来什么阿贝里昂不知道的法术。阿贝里昂很少再回去那个和已经去世的师父一道居住过的家,希冯也能理解。但是他在云雀亭弄了张床来睡的后续是希冯不能理解的,尤其是云雀亭和霍尔姆这镇子的面积成比例,根本没多大地方,冒险者和游客最多的时候干脆只能勉强男女之间拉个帘子打地铺,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希冯总算弄了张床位……然后一睁眼就能看见阿贝里昂。
“我要去找艾尔森那个混球谈谈。”
诶为什么?阿贝里昂不知道是真天真还是装天真地看着希冯。希冯看着他挂在脖子上的伊泰利尔的碎片从领口掉出来在自己眼前晃悠,又觉得没来头的一阵憋屈。
“……说好的一万块赏金,叫他赶紧拿来。老子要钱搬家。”
 
话是这么说,但是到头来希冯还是日日和阿贝里昂在一块儿升棺发财。废墟到陵墓早就探索得没什么悬念了,按照希冯的意思早就该离开小镇继续过以前的逍遥日子,但是最后关头被热情的镇民(阿贝里昂一人而已)挽留住的意外也是会发生的。希冯的人生理想是当个天下最厉害的法师、或者干脆当个魔王,可惜这两点都在不同意义上因为阿贝里昂而实现机会渺茫,那么最后只剩下击溃阿贝里昂这个新目标,可惜也被阿贝里昂“想要一起修行”的直球砸了个稀巴烂。
大多数时候他们会邀请个别的伙伴一起下废墟探索,但是妮露也好、帕里斯也好,谁都不是每天都有时间。两个法师一起去探索迷宫的时候老是遇上各种麻烦事,(他们有时候会遇见泰蕾莎,她确实很乐意和他们同行,但是多加个巫女的组合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不同——而且闲下来的时候希冯不止一次见过她嘿嘿嘿笑着掏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抹几笔,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过问的好。)阿贝里昂一声不吭地就去找宫殿住着的那个神叨叨的心理测试爱好者夜种王搞了一本妖神调理法,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也开始像拉邦帕里斯他们那样神神秘秘地说这里让我有不好的感觉然后弯腰躲过塌方的碎石,或者捡点东西搭个窝棚就能在迷宫里休整回血,让希冯受益之余又隐约有些不爽。趁阿贝里昂没注意,他偷偷摸摸从阿贝里昂包里拿出来两把鹤嘴锄来背,结果把自己累得够呛。
有时候我觉得你这性格还挺好的……泰蕾莎两眼放光地盯着还是把鹤嘴锄拿了回去装进自己背包里的阿贝里昂,扭头不咸不淡地跟希冯扔了这么一句话。希冯差点没抄起刚从锅底刮出来的新鲜焦石塞进她嘴里,阿贝里昂回头问了句怎么了算是让他恢复了一点理智,扔开了手里那块乌漆墨黑的石头。

……算了,反正你还要求我开锁和做药。

 
***
part2

阿贝里昂并不吝惜于和同伴分享资源,一路上拿到的秘药也优先加在同伴身上。但是那些承载着古老咒文的发黄变脆的书籍是另一回事——至少现在是。赌上法师的尊严为一本书抢得鸡飞狗跳的事情时有发生,妮露建议他们猜拳才勉强终结了他们的争执。出了剪刀的希冯看着自己一直想要的天体运行在阿贝里昂翻阅之后失去了力量慢慢在他手中碎成粉末,不满地扔下行李躺倒在地。
之前不是挺大方的吗,阿贝里昂你这混账。看着废墟图书馆灰扑扑的天顶,希冯眨了眨眼睛。
 
当初在陵墓里翻出死者之书的最末一本的时候希冯还在生闷气,没顾得上去讨要就看见阿贝里昂拿着书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还没从包里把自己准备拿来换的书掏出来,阿贝里昂就已经把书塞进了自己手里。
这么想要我这本吗。希冯在心里犯嘀咕,却听见阿贝里昂不紧不慢地开口。
“你要是和迪多斯走了的话就拿不到了呢。”
你脑子没进水吗,要是能得到那种力量的话还在乎一本死者之书吗。希冯斜着眼睛看他,越看越觉得气不顺。是哪个王八蛋让我错失良机的啊阿贝里昂,这仇老子绝对记下了。

直到现在希冯也说不上来为什么阿贝里昂的态度突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然他也没觉得阿贝里昂不把书给他有什么不对,一定要说的话,只是之前的阿贝里昂太蠢。希冯自己换给阿贝里昂的当然也是自己用不上的书。即使这样,看着阿贝里昂完全没动过自己给他的那几本,希冯也还是觉得有点不爽。
你倒是把书学了或者扔了啊?背着是有病吗?
也许雪山上可以烧了取暖呢。阿贝里昂只是笑笑。
“你是傻子吗。”希冯卷起袖子抹了一把汗。大废墟的地底迷宫还没见过什么雪山,要说在岩浆边上扇扇风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意义。当初在雪山上冻了个半死的希冯对寒冷深恶痛绝,巨人和龙都战完了之后他想不出任何理由再跑上去作死一次。现在他们探索的重点只是大废墟那些灰尘下埋藏的故纸堆,还有偶然寻获的地下的魔法空间里的战利品。
如果那些东西还值得让希冯留在这里的话。

***
part3

追求力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直到今天希冯也不打算改变这个观点。其实阿贝里昂不也是一样的吗,对着油灯里冒出来的好一朵奇葩的夜种王灯神,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了想要学超强的魔法。
这件事后来当然变成了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黑历史。最后他们还是一人扛了一坨超级珍(兄)贵的金子爬起了雪山,如果是等重的油还能点燃了取个暖。还好刚才一起来的不是妮露不然老子这是要丢光了人的节奏,好冷好累老子不干了,一边心虚不已一边骂骂咧咧的希冯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醒来之后看见阿贝里昂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你干吗。他被看得发毛,勉强扶着雪洞的墙站起来的时候腿肚子直打颤,膝盖麻得没什么知觉。
没事。雪停了。阿贝里昂指了指天空的方向,动作太大墙边扑梭梭掉下来一些雪块。

***
part4

“我也该走了。”
希冯突然站起身来对阿贝里昂宣布。
阿贝里昂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坐在原处没动,既没有出言挽留,看神情又不像是打算默默目送的节奏。希冯咳嗽一声,拿起自己的翡翠杖握在手里。
“你不是说要一决高下的呢。”
阿贝里昂也放下了手里厚厚的魔法书,转而握住了方才一直放在桌边的上灵。他没看希冯的表情,也不知真随意还是假随意地开口问道。
安心吧阿贝里昂,我绝对没忘。
希冯没当回事。已经决定了的话多说无益——刚踏出半步,手腕立刻被阿贝里昂握住了。
怎么又来这招,被阿贝里昂拉住而数次改变了人生轨迹的希冯颇有些不满。他转过身去,却因为阿贝里昂红色的眼睛里陌生的压迫感而愣了片刻。
那么就现在吧。
他了然地嗤笑了一声。
那就现在。

两个人跑到郊外去大战了一百八十回合,开始是开了咏唱之后大招对轰,然后变成了对放最不耗魔力的矢之咒,俩人身上带的药都吃完了之后希冯气喘吁吁地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看见同样把自己抹得乌七八糟的阿贝里昂不知道从哪个包裹里摸出来一把青菜。
吃点东西?
……好。
吃完阿贝里昂煮的黄金锅之后又来一轮,重复了刚才的过程折腾到天黑。希冯一脚踢开了两个人被翻得底朝天的随身包裹,两人倒在地上看着漫天星斗。
明天呢?
继续。
现在呢?
……回去吧。
你的额头还在流血诶。
废话,擦擦就好了。……阿贝里昂你这个混蛋还有余力用治愈术?你玩我啊?明天你给老子记着!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我看不懂细节但是我看懂了我喜欢你太太!!(舔手指
老爷 2013/09/27(Fri)03:45:02 編集
無題
没什么细节!就是攻略了一个中二傲娇而已w
2013/09/27(Fri)10:55:26 編集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