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6]  [286]  [285]  [284]  [283]  [282]  [281]  [280]  [27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卖安利的任务太重,果然还是一击脱离的感觉令人沉迷……(出息
可以当做之前part 3的扩充版。虽然……画风不太对,或者说太不对。
设定是按照我打游戏时的流程来的,云雀亭夜晚的特殊事件-爬雪山(←本篇涉及到的是左边这两个时间点)-键之书剧情(←尚未开启)
很乱。自暴自弃的OOC。


狄尼洛斯的死讯在霍尔姆小镇逐渐传开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老贤者多年来给小镇的居民留下的印象无外乎无所不能和无坚不摧,关于老贤者躲出了城外、躲进了大废墟甚至天外飞升了的谣言甚嚣尘上,可惜它们终归也只是善良的镇民良好的祝愿而已。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不可能——更何况他还有传说中的键之书。希冯想着,面不改色地将视线投了过去。不远处阿贝里昂的身影看上去有些疲惫,但还没有被悲伤摧垮,站在那边和拉邦妮露他们说话时的模样,似乎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看来他已经得到了键之书,或者至少知道键之书的下落了。希冯没花什么力气地在心中推断,死去的老贤者的话却不合时宜地在脑中盘旋。把知识用于恶途——希冯在心里嗤笑一声——善途又怎样,恶途又如何,就算是闻名天下的狄尼洛斯,还不是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去,身后连个坟墓都没有。
希冯也知道自己贪婪得厉害。他只关注那些实际的东西。知识和力量,不会消失、不会耗尽,能握在手中让他感觉到安全的,能自己守卫住不会溜走的东西。
死去的友人连面容和姓名都已经模糊不清,相处的细节更是变成了断断续续的碎片,没有几个画面像是真实地发生过。希冯的记忆力不差——倒不如说非常好——这样迅速的遗忘,也不知道是这头脑被本能还是被理智保护着的结果。

但与阿贝里昂相遇之后,那些本来已经沉淀到最底层的东西还是翻搅着涌了上来。

男孩子们一起玩耍的时候总是这样,翻墙撬锁去寻找和挑战明知道超越自己能力的术法,甚至开始使用那些在塔尖或地下最阴暗的角落里才能翻找出来的被遗忘的禁忌之术。游戏中得到的本领在眼前炸开一片呛人的烟雾,希冯喘着粗气,背靠着墙慢慢坐下来抚平呼吸,借着月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衣服和法杖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血迹。但无意识间做出的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
总有一天我会杀死阿贝里昂,或者被阿贝里昂杀死。希冯很自然地就这样想。没有人教给过他更简单的、适用于绝大部分人的,与友人相处的模式。就算告诉他又能怎样呢?不用回头希冯也知道,死去的魂灵还在他的背后无声地微笑着。

所以自己是怎么说的?
只不过,拥有力量的两人偶然是朋友罢了。

而现在那个家伙正一本正经地站在眼前,像从前的许多次一样,像完全没有理解希冯在昨夜吐露的话语的意味那样——虽然因为过度的冲击而显得有些勉强,但还是冲着希冯微笑着——那是邀请和等待的姿态。
希冯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
“走吧。”
反正这样虚与委蛇的日子也不会太多了。

就希冯能打探到的情况而言,阿贝里昂在镇民里的风评一直很好。希冯曾经旅居过无数个这样的小镇,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外人无缘得到什么真正的推心置腹;阿贝里昂得到的交口称赞刨去对老贤者眼光的奉承和对在眼前长大的少年的怜爱,剩下的东西也并不让希冯感到意外。
希冯初来到这个小镇,对着狄尼洛斯口出狂言的时候,阿贝里昂就站在一旁看着,闷声不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希冯折腾够了,他慢腾腾走过来对着老贤者喊了一声师父,希冯才意识到这个一见面就打了一架又屁颠屁颠跑来要求一起探险的家伙竟然不是来买药草的。隐约觉得有点丢人的希冯瞬间觉得眼前这个老贤者一手带大的唯一弟子不是脑子不好使就是太没出息,我可是就站在你的面前挑衅养你长大的师父啊,正常人不都会嗟!来战!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乒乒乓乓打一架为师父出个头才对吗。
希冯还是很想找个借口和阿贝里昂再干一架的,但最后架当然并没有打成。第二天一早阿贝里昂还照例邀请他一起去废墟探险,希冯本来以为再不会得到这样的机会,又有点怀疑阿贝里昂是打算干脆到地底再来单挑顺便毁尸灭迹(当然希冯并不怕这个,倒不如说真来这么一招还挺合意,反正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输)。
身体里魔力的流动告诉他,和阿贝里昂的切磋究竟让他有多么满足。
但这并不表示希冯的追寻会到此为止。

从魔力的流动也能感觉到阿贝里昂的天赋奇佳,却论及魔力的储备和运用的技巧,同样作为咒文使的阿贝里昂并不真的高于自己——虽然嘴硬也是其中的一方面原因,但希冯确实有着这样的自信。
更何况阿贝里昂不明白的事情还太多。
太顺遂了,这个家伙。没有以恶意对待过他人,更没有被他人以恶意相待过。
或许这才是最让希冯憎恶的地方。




希冯?
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希冯眨了眨眼睛。
阿贝里昂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视野里飘荡着的,从雪洞的顶端掉下的细碎雪片和洞口吹进的白色烟尘让他的身影看起来不那么清晰。说不上是因为寒冷还是别的什么,希冯发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注意到阿贝里昂的眉毛上结了一层霜,看起来相当滑稽。他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坐一会儿,但是这未免有些示弱的嫌疑,于是扶着一旁的冰墙慢慢直起身子,顾不上冻得发木的手指,晃了晃还晕晕乎乎的脑袋。
“雪停了。”
阿贝里昂向洞口的方向随意扬了扬手,细雪随着他的动作扑梭梭掉了下来。阿贝里昂侧身闪过了那些大的雪块,只有些细碎的雪片落在他白色的发丝上。
“我不会需要你说对不起。”
他突然开口。 

……什么?希冯恶声恶气地哼了一声,头脑里还是混沌一片。不知为何,他几乎要以为那就是阿贝里昂对那个夜晚的几句闲聊的回应——尽管前言不搭后语,让他完全不解其意。
“刚才,你说了哦?‘对不起。’虽然只是梦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阿贝里昂轻声解释。他并没有追问任何关于梦境的可能性,所以隐隐明白了阿贝里昂的潜台词的希冯也只是抿着嘴角,默不作声。摆出怎样的姿态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阿贝里昂甚至根本就没有回头看向他。霍尔姆镇年轻的贤者已经先一步踏了出去,靴子踩在方才从洞顶落下的雪块上嘎吱作响。
希冯顺着他方才手指的方向看出去,天空隐隐透出些亮光,但云层还没有散开,远望过去灰茫茫的一片。

当你知道了我在谋划的事情的时候…… 
希冯笑了笑。
真巧,老子也不会对你道歉的。
他咧了咧嘴,在阿贝里昂的身后甩了甩法杖。
只要接受自己就是个恶人的事实的话——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竟然也有些期待了起来。


-FIN-


阿贝里昂那句话大概是“我并不会输给你”的接受挑战的对手宣言,或者是……告白的一种吧。(不

其实我想写的东西好多啊我想写TE漂流到千年之后的双法师想写半夜去阿贝里昂枕头边上摸键之书(?)的希冯还想写手一抖把键之书给了希冯(???)的阿贝里昂(也太OOC好吗?!
……当然最后我啥也没写。(出息(。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艹一艹会老实吗,中二?
老爷 2013/11/29(Fri)16:02:04 編集
無題
捆起来艹。(正在不遗余力做这件事情的我
2013/11/29(Fri)17:58:35 編集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