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236]  [235]  [234]  [233]  [232]  [231]  [230]  [229]  [228]  [227]  [2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萌溜溜大大来收货。
两篇都在里面。顺便说第二篇私拟的背景还是那篇芬典的后续……一切罪恶的起源啊。(。

[立露]
•好像是(波-><-)立->|          |<-露(好厚的障壁……(。
•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我流的废话连篇(。
•我处理不了露西亚的性格……请让对他更有爱的人来写吧(扑通一声跪了
•我人生的夙愿是写一篇立白。
•1990年3月11日,最后的。




前行的时候,只是低着头,跟着前方的那个人的步子而已。
对于立陶宛而言,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一个隐喻。虽然事实并非仅仅如此。他的怀里总是抱着厚厚的文件,一左一右走着爱德华和莱维斯:爱德华抱着的文件也一样厚,莱维斯则努力地把那件大衣往上举以免踩到。没有人想过为什么不让个子最高的爱德华来拿大衣,或许因为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安排,这和他们生活中存在着的一切一样,都是不成文的规矩。走在最前面的人有时候握着他的武器,有时候拿着一朵花盘硕大的向日葵,有时候他只是张开双臂来展示苏维埃最赤诚的热情,这时候莱维斯会轻松些,因为为了给那枚红五星徽章提供一个最好的展示平台,那件大衣会被它的主人穿在身上。他的姐妹有幸和他并排站立,托里斯他们就这样跟在后面,更后面还有更多的同志。苏维埃出行的时候总是浩浩荡荡,似乎不这样就不足以支撑起世界的一极。


那会儿伊万喜欢拉手风琴。他的琴艺毋庸置疑的好,托里斯对这种乐器不至于一窍不通但也没有什么爱好,他木然地看着伊万坐在人群里最显眼的位置拉琴,换着各式各样的曲子。民主德国,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大家胸口别着一模一样的红五星,和着节拍跳舞。托里斯也想加入,但是被伊万笑眯眯的目光阻止了,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这就对了,您该在这儿。他们是客人,而您呢,是主人。”
主人晕乎乎地坐在他的主人身边,因为这种情节太荒谬而不知自己是梦是醒。拍手,拍手吧,爱德华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他也跟着节奏打起拍子。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跳舞的、拍手的、拉琴的,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如痴如醉的神情。



“我们,我们是主权国家,有自由退出联盟的权利!”
拉脱维亚同志哆哆嗦嗦地学习新宪法,爱沙尼亚同志叹着气指导他继续学习新增的修订内容,加盟共和国没有编制军队的权利。
“如果明天俄罗斯同志问起来,您最好装作已经把这一段彻头彻尾地忘掉了。”
托里斯把手里的活放下来,走到莱维斯身边抽走了那本书。
“这个联盟是牢不可破的。”

十多年后这段早已写入宪法的文字终于开始有了意义。上司捎来信说,重新竖起的三十字架比当初的更高。
托里斯不再走进教堂已经很久。苏维埃没什么可忏悔的,如果你是敌人,就去古拉格用行动忏悔;除此之外就只需要专心为社会主义建设做贡献。他最引以为傲的那一座教堂已经成为无神论博物馆很多年,即使走进去,他也看不到自己当初和波兰并肩祈祷时所看到的景象。那是如此不合时宜的回忆。和那回忆最根深蒂固的联系也被剪除得一干二净,连血迹都没能留下。
在这人造的风景里,他的天堂和地狱都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


第一个离开这座小小的舞池的是波兰人。然后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客人们不再来跳舞了,即使站在舞池的中央呼唤他们的名字也得不到回应。
“立陶宛同志,爱沙尼亚同志,拉脱维亚同志?你们也喜欢这首歌吗?”
伊万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拉起一首西方人的曲子。四下里静静的,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



他坐在灯下写信。
波兰,你好吗。我很好。此前的每一次写好了这惯例的几个字之后他都会坐在那里发呆,他总怕伊万看到信让菲利克斯看不到,但似乎也怕伊万看不到信,最后让菲利克斯看到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总也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又究竟有没有什么必要去写下什么。不过这一次托里斯写得飞快,提上落款之后这封难得爽快地完成的信却只是和它成百上千难产的前辈一样进了垃圾桶:托里斯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他欣慰地想,很快,他就再也不用考虑写信的事了。
白鹰已经飞走了。一多半的俄国人还不知道是谁修建了柏林墙,它的碎块就已经开始作为圣诞礼物被出售。天鹅绒足够柔软但事实上并不光滑,但这不是托里斯要操心的。


他像模像样地学着那首歌,念惯了俄语的舌头不能敏捷地完成那些音节。那首歌很快地在他家以与之前不同的意义传播开,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
And now, the end is near.
在上司为那首歌展开第十六次大讨论的时候,托里斯学会了它。他知道很多人也偷偷学会了这首歌,但是他拿不准他们能唱给谁听。



“立陶宛同志,您家里最近发生的又算是什么事儿?”
托里斯捂着胃看着那个高大的俄罗斯人,一天以前他还要视对方为主人,被他嚼碎吞下也毫无怨言,一天之后的现在却产生了已经有昂首挺胸的资本的错觉。他似乎是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阵勇气,伸手拉住了伊万的围巾。伊万胸前的那枚红星像刚从火里拿出来一样,他小心地不碰到它。就为了这一个动作托里斯已经在气势上输了一截,他毫不怀疑接下来自己就该丢盔弃甲一败涂地,但他奇迹般地维持着这个动作,和伊万的呼吸靠得如此之近。
伊万的神情先是错愕,然后瞬间变成了完完全全的笑容。
托里斯涨红了脸,吞了一口唾沫。他应该觉得恐惧的,还“明天”呢,再也没有什么“明天”了——今天他就会被这个人生吞活剥。但是对方似乎根本不以为意,眼里满含着的是托里斯最熟悉的嘲讽和不屑。他本已没有资格和立场接受这样的挑衅,但是伊万那倨傲的姿态如此熟悉,在用一张少年的脸孔望着他,对他说着立陶宛,你能对我做什么呢,你什么也做不了。

“不要再虚张声势了。”
伊万打掉他的手,脸上仍然带着那夸张的笑容。
“我知道你恨我啊,立陶宛。”
尽管已经不像初遇时那么稚嫩,无论过了多少年,那个声音依旧是童声,和伊万给人的感觉极不相称。但是托里斯大概明白自己在意的是什么。
我恨你。那没错。然而一个波兰已经够了,怎么会有多余的精力对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又爱又恨到入骨呢。
他只是仇视那个人,但无法否认对方的存在。
或许多年前对方也一样。

“为什么不留下来呢,立陶宛?这样的想法是不好的。”
“立陶宛,你现在又在想什么呢?”
他不解释,也不回答。俄罗斯人偏过头,有点担忧地望着他。
“您做不到。”
托里斯从牙缝间挤出来几个字,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又使用了(本来打算避免的)敬称。如今那个人的控制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有能力用更加强硬的态度面对对方。他尝试着回忆了一下好几百年前的东欧霸主立陶宛大公国应该是什么样子,可惜到了最后还是不得不流露出一个糟糕的事实:别说东欧的霸主,他连做自己的主人都记不清是什么滋味。那些伤痕并不仅仅留在身上,它们用最迅猛的方式疯狂地席卷蚕食了一个国家对自己的记忆。


那首歌不能让他听到,或者说,不应该让他听到。在伊万的身上时间是静止的。伊万的姐姐给他的围巾没有因为岁月而变得破旧,他也没有因为经历的痛苦而变得成熟。
托里斯的家并不在温暖的地方。然而他也不知道真正的极北之地究竟有怎样的严寒。当他碰触到那些温度的时候,托里斯只是本能地战栗。在沉默中犹豫了片刻,他开口喊了那个名字。露西亚。苏兹达尔。万尼亚。他强调似地用最古老和最亲近的称呼诉说那些纠缠不清的过往,在这样漫长的岁月注视之下终于无所谓僭越。他亲吻那个人微微颤抖的喉结,用被马缰和刀剑磨出老茧的指腹擦过那个人柔软的发丝,他的手掌覆盖住那个人空洞的胸口,却感觉不到任何节律的搏动。
但是托里斯觉得自己听见了。
那些不存在的心跳的声音。血脉顺着心跳的节奏扩张开,覆盖住半个欧洲,又生生地收缩,将所有人都勒出眼泪来。



他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苏维埃会变成什么样儿。但是旅程已经在这一天结束了。
独立的宣言已经发出,日暮的钟声已经敲响。就算留下来也是多余的。
托里斯俯下身子看着已经沉沉睡去的伊万。他唯一略微感到熟悉和牵挂的就只有那个人的睡颜。只有他熟睡的时候,他才能这样看着他。
他记得自己曾经骑着马走过乌克兰广袤而富饶的草原,受一个被桎梏的少年的姐妹之托去看他。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少年漂亮的紫色眼睛,他的眼里燃烧着倔强和不甘;他紧紧攥着围巾的一角,含着眼泪,淌着鲜血,颤抖着,嘶吼着,却又有着最天真的外表和腼腆的神情。
托里斯知道自己从未真正以慈悲和善意面对过少年的俄罗斯,因此他也没有立场向长大成人的苏维埃祈求或期待任何。
最后什么也改变不了。无论是爱,是恨,是怜悯,或是你和我的枷锁。

Atsisveikinimas.
虽然品尝起来有些苦涩……但这正是属于你的,亏欠你的,我唯一从你手中得到的,和最终所能献给你的。
他最后一次虔诚地亲吻了那个人的发梢,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地拿起属于自己的行李,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



-FIN-

*虽然没有写出来,但是 “西方人的曲子”和“那首歌”都是《My Way》。“辛纳屈主义”的来源。
时间轴:
1989.6.14 三十字架被重新树立
1989.10.25 苏联外交部发言人提出“辛纳屈主义”
1990.3.11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宣布独立



=========




[芬典|典side]
主题是“我靠你们这些混蛋做的时候绝逼没有想过这回做完之后要怎么收场吧”(不对


要承认这样的事情总是很艰难的。
贝瓦尔德没有余力去整顿自己的情绪,更没有心情去窥视提诺的表情。他不知道该尴尬的是自己还是提诺。身体的感觉是真实的,但头脑已经无力完成任何的思考。充盈在脑中的震惊足以将他从内到外洗刷三遍,而混乱的情绪也远比自己的身体承受的一切更具有戏剧性的冲击效果。
他承认自己从没有预想过提诺能成为这样的,张牙舞爪的小小野兽。尽管他一直都明白那个人瘦小的身体里蕴含着怎样的能量,但也从没有担心过有一天这一切会反噬到自己的身上。
但是当狂跳不止的心脏渐渐回复到正常的节奏的时候,贝瓦尔德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并未因此产生任何负面的情感。——虽然并不是接受,也因此而震撼不已,但终究没有理应产生的厌恶,就连惊异也在逐渐变冷的空气里慢慢平息。
就好像知道这一切迟早会发生一样。
他不是不明白这种无能为力的恨意。此前只是怀着一丝虚伪的幻觉而不愿去设想。
他记不清楚具体的事情,只隐约记得曾几何时自己总想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东西。——或者说在那些铺天盖地的回忆里他早已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的私有物,这种莫名其妙没来头的自信其实和当初的丁马克如出一辙,只不过自己的运气略微好点,几百年间未曾因为触及对方的底线而遭遇激烈的反抗。巧合的是提诺似乎也习惯于接受这种不干脆的姿态,两个人一起营造出相安无事的六百多年,让不明就里的外人甚至能在那共度的时光里看出来几分安谧恬静。
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壁炉的火焰渐熄。

无论是作为瑞典,还是作为贝瓦尔德,他都明白有些事情一旦出口便没有反悔的余地,但在利益的面前立场随时可以转换,誓言也不过是些空口无凭。他既然狠得下心以两面三刀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血亲丹麦和挪威,也没有理由刻意给予那个昔日的部下和保护人过分虚妄的期待。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知,那么被提诺所施以的一切是报复,或者是别的什么,也没有区别。
被对方在身体上留下烙印,也仅仅是多年前的反转。半真半假的情意却是自发的,不需要任何安抚和评价。
这是他一百多年以来第一次真实地感觉到提诺的体温,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和提诺间隔得那么远。
贝瓦尔德叹息般地低垂下头。

没用的。
他的喉咙干涸,似乎因为刚才的嘶吼而燃烧流血。那个人的名字在舌尖弹出,音节是瑞典语里少有的干净清脆,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芬,你一定也明白。既然是梦,就有醒来的时候。
在那一天到来之时,如果你要的话,你尽可以拿去。
但是无论你再怎么挣扎,我赐予的,你接受的,你的姓名,你的宗教,你的历史,你的每一寸记忆都无法抹去。你的骨血里刻着我的名字。直到某一天它们一同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好吃!十星好评!
反正你和老爷的都合起来打张A4给我就行了!!————————(特大红猫脸
2011/10/10(Mon)10:56:23 編集
無題
我流芬典已经救不回来啦……只要想着“他们之后不会再H了,会引发国际纠纷的”就好了。(根本不对
2011/10/10(Mon)17:34:31 編集
無題
波兰是走掉的那个,露西亚是留下的那个.立陶就是又被留下又留下了别人的那个.
夹在中间的,并没有那么多勇气,又比他自己预想的更有勇气的存在.
哪怕只有一点点.哪怕来源非常暧昧而不明.
然而即使告别了,只要身为国家的一天,就永远也无法切断联系.
就只是,这样而已.

以及做的时候哪还管得了收不收场啊——!
...然而就是有了恨,有了比爱更多的东西,所以才反而怎样都无法再分开了吧.
我从你这里得到的,是能得到的全部.
2011/10/10(Mon)18:40:30 編集
無題
人生赢家立陶宛,夹缝生存技能就算在三小国里也是一等一的。(。
他最后也是一个人走,这么一想就无所谓谁留下谁,谁被谁留下。……别傻了反正大家都只能被贝拉推倒而已,无敌的娜塔莉亚哦。(跑题了
立陶到今天还在找露西亚索赔,不过露西亚表示没有这项服务☆……不要同情露西亚,他可振振有词地说过“我有权占领法国和英国,因为他们曾经挑唆希特勒占领苏联☆”哦……。
再怎么看上去温和老实,托里斯那家伙小时候可是只狼崽子啊。(不对)说第一个跑路就第一个跑路——啊,题外话是其实爱沙那家伙老早就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偷偷摸摸把独立宣言写好了哦,但是一直到1991年他才敢念出来Orz

===

做完就该考虑了啊——!甘草糖攻击——鲱鱼罐头攻击——北欧模范夫妇,今天也在家暴中——(特大红猫脸
2011/10/11(Tue)04:05:36 編集
無題
...爱莎真是让人不能自理
以及立陶立陶有这种东西吧(并没有

嘛嘛,反正你总是负责擦屁股的!(被暴揍
2011/10/11(Tue)10:19:51 編集
無題
(用怜悯的眼神看了看霍二
2011/10/11(Tue)17:33:16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6 2019/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