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252]  [251]  [250]  [249]  [248]  [247]  [246]  [245]  [244]  [243]  [24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超短打三只见内。波+洪/白x白(?)/典芬(?)。

[Pol/Hun]1956
“被当头敲上一闷棍扔进小黑屋,嗯?”
菲利克斯靠着墙坐下来。相隔着结实的门板,那一侧是他最重要的朋友。整间房子都暗得有些压抑,透过门上的小孔也看不见伊丽莎白的脸。他偷偷摸摸地混进来看她,本来以为要骗过好几个守卫,事实上却一个也没有。他们大概还在街上搜捕逃犯和难民,据说无论哪种行为都是对人民共和国可耻的背叛。
“这很值得。”
“你能不这么蠢吗?”
“你还说我?”
伊丽莎白没好气地喊。菲利克斯缩了缩脖子躲避想象里的平底锅。不久之前他和伊丽莎白一起坐在地上,互相炫耀在三色旗帜上掏窟窿的手工。然后就像所有浪漫的民间传说那样,红色是力量,是信仰,是为祖国而流下的鲜血。那旗帜都被染红。
“这很值得。”
伊丽莎白重复了一遍。她的声音带着有些虚弱的坚决。但是菲利克斯猜测她或许只是无话可说。
“……嗯。”
他说不上来别的话。他当然明白那隐藏的坚决的意味。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不是疯了,或者正在通往疯狂的路上。没有人能给予未来任何保证。甚至没有人能看到前方。他知道许多人都和他一样做梦也想对着伊万•布拉金斯那张基居高临下的脸猛揍一拳,但是现实和理想比起来总是粗暴得让人看不出一丝善意。
谁也无法要求更多。

*……在推倒的斯大林雕像上写W.C的匈牙利人太坏了!(。

[BNR/Bela]
“你这个疯子。”
“你才是。”
总是暴躁不堪的少女此刻很冷静。握在手里的匕首灵巧地转了一圈,刀刃抵在娜塔莉娅左手的拇指上。
 “我是白俄罗斯。你只是不存在的幻觉。”
娜塔莉娅陈述的语气坚决得无懈可击。
“我愚蠢的妹妹。”
对面的人离开时扔下的句子隐含着怜悯。
娜塔莉娅瞪着那个人的背影,没有注意到锋利的匕首已经割开了她的皮肤。她低头看着不断涌出鲜血的那道伤口。白。红。白。

*BNR= Bielaruskaja Narodnaja Respublika,白俄罗斯民主共和国。1918-1919年白俄罗斯的国家政权,后为LBSSR(是的我老把官方缩写的LitBel打成CP通称的LietBel……)取代。流亡政府延续至今。

[SuFin?]
贝瓦尔德开始给那个孩子上课。刚刚从书店买来的字母表摊开放在桌子上。
彼得不满地皱着眉头。
“爸爸,西君不是小孩子。这么孩子气的插图,根本用不着。”
贝瓦尔德低头看着彼得手指着的,被塑封膜保护着的浑身水蓝色的麋鹿。他想起来自己曾经也这样手把手地教过一个人。那个时候没有过塑技术,没有夸张的卡通动物,也没有印刷。他手写的字母表有些凌乱,那个年代就连字母表都不像今天有着固定的排列规则。
“jag älskar dig。”
他对着回忆里的那双紫色的眼睛开口。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回应在他昏昏沉沉的头脑里回荡。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说好的艾拉提诺呢(敲着碗(并没有说好
2012/02/07(Tue)20:51:34 編集
無題
卡了哇!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2012/02/08(Wed)05:36:13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