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誰かがきっと今僕にとっての 夢を叶えてくれている
[264]  [263]  [262]  [261]  [260]  [259]  [258]  [257]  [254]  [256]  [25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过我还活着,还活着。

幸越还在撸,再撸不出来我就觉得要撸出茧子了……
反正也撸不出来……

[赤黑赤]
·诚凛获胜的设定。120%的捏造。
·主题是[あたしが胜っても 恨みっこなしよ]所以标题我看就是恋涙吧(不是
·他们没有在谈恋爱,只是在互相恐吓而已……
·巨巨还是病得很重而且大大也重病了(此句念做“你们谁”
 
***
赤司君的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绝对真理。
……至少自己曾经是这样地相信着的。
黑子看着自己的掌心,那是刚刚投出了制胜的最后一球的双手。一秒以前的记忆瞬间变得模糊。——黑子想不起来方才自己做了怎样的动作。
丝毫没有战胜了赤司君的真实感。不,或许自己并没有战胜赤司君。仅仅是诚凛赢了洛山而已。但是就连这样的真实感也没有。列队敬礼的时候黑子犹豫地抬起头来。面前的队伍穿着和帝光相似的白底水色的运动服,就连赤司的背号都没有变化。
然而那是和过去的赤司完全不同的人。
他已经没有必要服从于赤司征十郎。本来就没有依恋,后来又失去了臣服的必要,在明白了自己投篮屡屡不中的理由之后,连最浓烈的信任都消失了。但是黑子依旧注视着赤司,注视着不远处的另一边,直到两边的队伍解散、洛山的众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直到火神喊了他的名字才收回目光。
[赤司君!]
就连黑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就算是为了鼓励黄濑而喊话的时候也不曾有过。洛山的许多人惊讶地回头望着他,但黑子期待中的回应并没有发生。
[赤司君。]
红发的暴君依然没有为黑子的呼喊而回头。他的队友也小声地喊了他的名字似乎想要提醒,但那也只是让他的脚步停滞了一瞬而已。他的背影里没有疲惫也没有软弱,只有那个未加改变的背号,深深烙在那里。
国中的最后,奇迹众人作为队伍已经分崩离析,赤司用对他们的纵容来否认了黑子作为篮球员的价值。黑子则是以一纸退部申请为回应,责问了赤司对于胜利的渴求和追逐。已经相互否定的两人在黑子退部之后变得几乎没有接触。
但是此刻面对那个熟悉的背影,听着耳边一阵高过一阵的议论和欢呼,回忆里的模糊影像却不再那么难以把握。黑子有时会猜想,赤司大概是最难以割舍所谓的“奇迹世代”的那个人;但是他也是离开那个称号最远的那个人。人人都在争胜,但是王者永远只有一个。作为洛山的队长,他不允许洛山的落败,如同洛山不允许他的落败。为此他可以与任何人对峙。
不可能真的不明白赤司执着于胜利的心。
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大概是从一开始,从第四体育馆相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侵蚀了。
 
和队伍一起离开体育馆的时候,黑子照例跟在偏后的,不起眼的位置。最先踏出去的丽子和日向[啊]地一声站住了,然后两个人都慌慌张张地在队伍里搜寻着什么。
黑子很快明白了他们停下脚步的理由,也意识到了他们在寻找的人是自己。
赤司站在不远的地方,披着外套抱着手臂望着诚凛。他毫不费力地找到了人群中的黑子,对着这边投过来一个大约算是笑容的表情。
[失礼了。请大家先回去吧,我有些话……需要跟赤司君说。]
黑子把怀里的二号交给丽子。赤司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
[恭喜。]
黑子从赤司的唇形中读出无声的讯息。他望着那双赤金异色的眼睛,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明明几十分钟之前还不愿为自己的呼喊而回过头,而现在赤司口中的话语又是真心还是假意呢,这是无法揣测的事情。赤司向来擅长解读黑子的情绪;只是对于黑子而言,赤司的真实心情,即使在帝光那些彼此靠得最近的时候也从未了解过。
[真是意外呢。]
和预想中不同,赤司的语气已经变得相当轻松。但黑子知道对方并不是来闲聊或是叙旧,他辨识着赤司话语里隐含的意味,试图猜测对方的来意。
[赤司君……刚才在生气吗?]
[嗯?刚才吗?连胜利都无法把握的话……]
这显然不是否认,而且连任何其它的解读方式都没有。赤司并没有说下去,他用毫无感情的微笑取代了接下来的话语,笑容里几乎没有礼貌之外的任何内容。黑子开始觉得有些愤怒,甚至于有些恐惧,但更多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犹豫。这样的赤司和国中的时候没有区别,眼中只有唯一的目标,在此之余任何的多余都是背叛。
——为什么弄得像我亲手扼住了你的喉咙那样呢。
[喜欢诚凛吗,哲也?]
赤司如同没有注意到黑子的犹疑一般。他在黑子开口之前不动声色地抛出问题,转移开黑子的情绪,然后等待回应。谈话又陷入了赤司的节奏当中。
[……是的,我很喜欢、也很感激诚凛。能和大家一起打球,我现在真的非常开心。]
黑子自然地开口。比起勉强地评价胜负,将心底里对诚凛的感激表达出来并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并没有信心能将这份心情传递给赤司,但那也是黑子真实的想法。
赤司以一声轻笑作为应答。
[不要天真了,哲也。]
异色瞳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语调也仍旧平淡,并透出一点怜悯般的温和。
[你所珍视的“现在”,到了不久远的将来也会四分五裂。很快你就不会怀念,你会找到新的光,然后把旧的队伍抛在脑后。然后你也会自豪地说出,我只是珍惜我的现在而已。]
赤司看似平静地放慢了语速,声音也压得更低。
[这没有错,哲也。但是你该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才是永恒的。]
黑子不由得产生了后退的冲动,尽管他最终还是没有。那是从帝光时期开始就无比习惯的不容置喙的压迫感,此刻强迫着黑子无法挪开注视着赤司的目光。
想要反驳,却不知如何反驳。赤司的话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冬日里天黑得太早,天边已经完全是昏暗一片。迎着路灯昏黄的光线黑子看见穿着帝光15号球衣的自己。
赤司以旁观者的立场提醒着一个终将到来的结局,但那也是赤司真实的想法。是的,那些过去就如同已经吃下腹中的食粮,纵使有着无尽的价值,甚至于维持了自己的存在,但是那其中所有的滋味,甜蜜或酸涩,也都已经成为了虚假的符号。
曾经在最被人忽视的场所发现了自己的人。曾经赋予了自己存在意义的人。曾经打磨出了自己最初和最根本的光彩的人。
那也是从不做无用之事,并将自己划入了无用范畴的人。
一旦察觉到就无法停止。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了。
 
赤司慢慢凑近,呼吸在黑子的耳边燃烧着,灼热的温度让他绷紧了后背。和洛山的一战几乎耗尽了黑子所有的体力,但是现在的局面要比球场上更糟。
[哲也。对于“有用”还是“无用”,“现在”还是“过去”,是否可以放手——这一切,全部,是由我裁定的。]
看不到赤司的表情和眼神,只能在命令式的语调中感觉到些微的戏谑。
赤司的手掌覆在黑子的脊背上轻轻摩挲,像是注意到了黑子的紧张而加以安抚。
[其实哲也还不知道吧,唯一为我所认可的——]
 
 
-FIN-


·因为赤司巨巨真的是深井冰所以不要太在意他没说完的话是什么。(不
·其实作者也不太知道,所以在OOC到宇宙的尽头之前先打住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唯一被我认可的什么!什么啊!!我好在意!!!!!!!!!!!!!!!!!!!!!!!!!!!!!!
老爷 2012/08/31(Fri)13:27:01 編集
無題
巨巨依旧病重所以他认可的大概只有胜利吧…至于黑子的胜利,或者胜利的黑子究竟在不在此列呢,以及黑子本身是不是得到了认可呢…对待一个病人你计较什么!
2012/08/31(Fri)13:52:47 編集
<< HOME 速报(? >>
プロフィール
HN:
ginnybee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深井冰一枚。
请投喂。

adopt your own virtual pet!
话痨。
最新コメント
[02/01 NONAME]
[01/31 纯]
[01/24 jacobEl]
[12/31 老爷]
[12/03 纯]
カレンダー
01 2019/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忍者ブログ [PR]